8848567467
020-8857664
导航

“被迫”成为房奴这些年我都履历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0-09-12 05:12

高中那会《蜗居》在电视上热播,一度引起了众多非议,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剧中的海萍为什么生活已经如此拮据了,还要坚持买房。直到十年后的我履历了电视剧中海萍过的日子,才发现海萍的故事其实很有现实感和代表性。

为房辛苦为房忙,就像是一只背着重重的壳的蜗牛,我被每月的房贷压得不敢有一点懈怠,为了这个屋子起早贪黑从不敢怠慢,争取早点把贷款还完。

有的时候我甚至会反感我的怙恃,让我过早地背负房贷,青春都完全围着屋子转。但转念一想,若不是因为怙恃,我或许到现在还买不起一套属于自己的房。

经常是睁眼想的是房贷还了几多?闭眼想着这个月的月供又快到日期了……为了所谓的幸福,活得这样辛苦,到底值不值?

本 文 约 2674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被访者 | 扁粉写作者 | 金捷

我出生在湖南衡阳,是家中独子,因为怙恃在南岳衡山风物区谋划了一家小餐馆,吃住都在餐馆里,所以我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家在雁峰区,而衡山距离爷爷家有快要60公里的车程,所以小时候我和怙恃一个月才气见上一两次面。

邻近初中开学时,经探询,怙恃得知因户口的关系我没措施在雁峰区的重点学校上学,其时时间紧迫,怙恃为了我能顺利就学,马上做出了买房迁户口的决议,不到半个月,就拿出多年的积贮全款为我在雁峰区买了一套小两居,之后母亲为了照顾我的学业在家里当全职太太,父亲依然在衡山的小餐馆做生意。

2010年,我高考失利,凭据怙恃的意愿,我填报了长沙的几所恰好“过线”的二本院校,但都没有录上,最后发来录取通知书的是远在西安的一所三本院校。

我的怙恃却因为我去西安上大学这件事很是发愁,怙恃老来得子,母亲快三十五岁的时候才怀上我,家里都怕我去西安上大学之后便不想回来了,于是父亲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当机立断决议在长沙给我买套房,想用房票“绑住”我,说等我大学结业后回长沙就能马上住进新房。

2010年7月份,父亲带着我坐火车去长沙,父亲在长沙的朋侪建议我们去看才刚刚开发的长沙大道四周靠浏阳河畔的楼盘,其时那里的公交线路都没几条,但父亲以为在长沙有个落脚处就不错了,哪还能想周边配套什么的,咨询了价钱后就把买房计划锁定在了这里,与周围对比后,父亲看上了高架边上一套87㎡的两房,总价37万,首付12万左右,按揭20年,月供1250元。

按现在的房价来说,其时的价钱简直是“白菜价”,但那时我怙恃的收入不高,所有积贮不到8万元,想凑足首付还是很费劲的,只好四处找亲朋挚友乞贷,直到2011年年头,怙恃终于凑足钱买到了这套房,这让他们终于松了口吻。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亚博体彩APP  亚博体彩APP  亚博公司_亚博集团  亚博公司_亚博集团  火狐体育下注